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开奖结果 > 正文内容

昆明灭门案遗孤车祸身亡 悬案未破至今仍扑朔迷离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2 点击数:

  6月一天的凌晨,昆明二环高架上的一起车祸中,一名男子重伤死亡——这天,正是他女友的生日,他们刚刚一起结束生日派对。曲终,人亦散。

  之后,身为导游和平面模特的这名女子,被男友的朋友发帖指责,并称其到男友家中搜走巨额保单、遗嘱,并搬走钢琴等财物。该女子反驳,并将“散布谣言侮辱诽谤”的男友生前的一个朋友起诉到了法院。

  本报记者调查中,意外得知车祸遇难者生于昆明一个富豪之家,1999年,家中别墅遭祸,仅其一人幸免。这个“大难不死”的灭门案遗孤,14年之后,何以又死于非命?

  6月25日凌晨三时许,昆明二环快速A线石闸立交桥下行闸道口,发生了一起车祸。

  肇事者是在云南做猪肉生意的四川人祝师傅。他说,当时,他驾驶自己的面包车,以约60公里的时速行驶在二环高架上。正要转弯下闸道口时,一辆停在岔口处的白色轿车突然发动驶离,在那个位置的桥面上,赫然现出一条人影,他刹车不及,猛然撞了上去。白色轿车似乎毫无察觉,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不敢迟疑,立即拨打110、120。在附近医院,被撞男子短暂抢救后,被宣告死亡。

  这天对他来说,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女友孟聂嘉的生日。此前没多久,两人才刚刚分开,孟聂嘉驾车而去,苏则独自下车,留在原地。

  根据《道路交通法》,高架上不允许停车、不允许上下人。作为有着7年驾龄的老驾,孟聂嘉为何把车停在了二环快速A线石闸立交桥上?

  最早发布于天涯社区的一篇帖子,称孟聂嘉说自己是在桥下停的车。“当时我和苏苏吵架,苏苏‘死股着’下车,甚至强行开车门(其大众CC是高配,行使过程中无法开门),我说二环怎么能下车,就将车驶离二环,在二环下停车将他放下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又走回了二环上层。”

  “不可能在下层下了车,他再跑到高架上层去吧?他虽然不够理性,但肯定不至于极端到走到上层去,就是为了死。”苏苏的朋友小孔觉得这样的说法无法接受。

  对此,苏苏的朋友们,转而向当晚同车的两个朋友求证。韩玮说,他当时在听耳机,无法确定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同坐在后排的小雪则称,是开到高架上闸道口停下后,苏苏才下的车。经记者后来采访证实,后者的说法,与肇事司机祝师傅说法相吻合。

  在最早对此进行报道的昆明市电视台《十分动情》栏目中,根据天涯网帖的说法,苏苏的下车位置和车祸现场成为了关注焦点之一。9月1日下午到本报接受本报记者调查时,孟聂嘉表示,男友车祸身亡后,自己从来没有对警方或任何人说过是在桥下停车让苏苏下的。

  至于为何在高架桥上停车,孟聂嘉说,确实是因为出发后苏苏就一直在和自己争吵,情绪非常激动,坚持要下车。于是,她答应在高驾上找个临时停车带,先停下,等苏苏情绪稳定些再说。没想到的是,刚刚停在闸道口的紧急停车带位置,苏苏就开门下了车。

  当天是生日派对,喝酒几乎是必然的。苏苏下车时是否已经喝醉并丧失了自控能力?

  身为律师的王莉,9月1日也随女儿孟聂嘉一起来到了本报。她多次打断女儿的话,争着向记者讲述了一些事情,并试图阐释其中的一些法律关系。她说,虽然喝了酒,但苏苏当时非常清醒,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清楚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她认为,对于这起车祸,女儿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责任。

  来自警方委托的一份检测报告则显示,苏苏血液酒精含量达193mg/100ml。相关医学专家表示,已达重醉状态,当然,这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标准,不能绝对排除有人喝这么多酒也一点不醉的可能性。

  同为法律工作者,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的黄建军律师分析认为:如果当时苏苏确实已经酒醉并丧失或部分丧失自控能力,且驾驶者明知这个情况,却把他放在危险的高架桥之上,等同于放任了这种危险的发生,就本案的车祸死亡后果而言,这就已经涉嫌构成了过失杀人。

  6月25日凌晨这一路上,驾车的孟聂嘉和酒后的苏苏争吵不休。后排的韩玮和小雪似乎已经见惯不惊,没太在意。谁也没能想到,争吵的结果竟会是如此严重。

  出事这天,是孟聂嘉29岁生日,由于当天下午要去机场接一个旅游团,男友苏苏决定提前一天为她过生日。派对场地选在昆明南亚附近的一代天骄KTV,双方的朋友都来了不少。

  派对结束,众人离场,下楼取车。孟聂嘉穿着高跟鞋,不愿斜行下坡进车库,便让男友苏苏和自己的大学同学佳佳一起去取车。等了好久,还没见他们回来。

  朋友刘灵犀开起了玩笑,“朋友之间这种调侃,其实是经常的事”。孟聂嘉却认为刘太过头了,“他说没准苏苏和我同学干嘛去了,没准在玩‘车震’,还说时间这么久,可能是因为跟别人更有新鲜感。”

  孟聂嘉又尴尬又生气,就拨打男友手机,没人接,继而又打同学手机,还是没人接。于是,她带头一起下到停车场,人和车都没见到。绕了一圈,再一起回到车库出口外时,则见苏苏和佳佳各自驾车等在那里。两人一起“消失”的时间,有人估计约40分钟,有人觉得可能有一个小时。

  孟聂嘉说,当她发现苏苏的手机放在佳佳车里的座位上时,希望男友能对自己好好解释解释,但苏苏一言不发。于是,她瞬间爆发了。

  在那之后,佳佳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解释说,那个地下停车场太大,忘记了自己的车究竟停在哪里,苏苏帮自己找了半天,没想到会引发孟聂嘉的误会。她猜想,苏苏之所以不愿解释,是想看看女友是否吃醋,如果女友为自己吃醋,苏苏就会“很得瑟,很享受”。

  当晚,争吵未止,孟聂嘉便驾车出发,苏苏坐在副驾位置,后排是随行的朋友小雪和韩玮。韩玮劝了好久,劝不住,便不再理会,自顾自戴上耳机听歌。

  韩玮说,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醒来时,已到自家小区门口。他见副驾位置上空着,便问苏苏下车了吗?孟聂嘉回答是,是在白龙路口下的。他便想那就应该能安全到家。回到自己家,他还拨打了一下苏苏的手机,处于暂时无法接通的状态。他也实在疲惫,就先睡了。第二天醒来,便得到了苏苏车祸身亡的消息。

  昆明市交警六大队民警办案时,在死者身上发现了身份证,打算通知其家人来处理后事。一查户籍档案,意外发现他竟是“独门独户”。

  一起发生在14年前的惨案,由此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年的一个春天,早上,位于老东陆饭店附近的苏家别墅大门虚掩。来拜访的一个朋友,尚未到门口就发现不对劲,当即报了案。

  据称,当时别墅内的情景惨不忍睹:5条大狼狗均被毒死,苏苏的后母、同父异母的妹妹横尸在楼梯上,保姆双眼被挖,其父亲则被捆在浴缸里,被一枪爆头。另外,电源的火线和零线是搭在一起的,煤气是打开的,停着电——若非停电,可能已经发生爆炸。

  由于当时在姑妈家,苏苏得以幸免于难。对前女友小景和后来的女友孟聂嘉,他都曾讲起过这个惨烈的家世。

  孟聂嘉的母亲王莉律师对此也做过一些了解,结论是确有其事,她得知的信息,比女儿更多一些。她说,苏苏的父亲是昆明一个富商,血案可能是精心预谋的仇杀,因为别墅里的不少现金和财物都没动,“当时警方加大侦查力度,但此案至今还是未能侦破。”由于年代久远,本报记者未能向警方核实到该案的具体情况 。

  和亲生母亲多年未联系的苏苏,此后俨然成了一个孤儿。“一直没什么正式工作,主要靠父亲留下的一笔钱在昆明生活。房子有两套,但好像一直还在父亲名下,没办理过户。”孟聂嘉说。

  在苏苏的前女友小景、朋友小孔、刘灵犀等人看来,他和孟聂嘉应该已经是未婚夫妻关系。尽管,他们的矛盾很多,经常争吵。

  去年12月23日,苏苏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孟聂嘉扎着两根小辫的性感照片,并贴了一段颇有文采同时流露情绪的文字:“华灯初上,時光流转,掌心烙印,一世繁华,你我的曾经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破碎得让人心疼,我的世界,如此不堪,我推开所有的人,唯一把你放在心上,永远爱你不变。”

  今年2月18日发的两人合影,看上去则是满满的幸福,并宣布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爱,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准备今年结婚了。”

  记者梳理孟聂嘉的微博内容,发现她极少提及关于他们恋爱的信息,仅3月12日有这样一条:“我曾爱过也失去过,尝过爱的甜与涩,摆脱命运的捉弄!我知道我要什么!”也明显透露出了感情上的一些问题。

  5月1日,苏苏似乎特别真切地体会到了危机,发出一条毫不掩饰的微博。“嘉我真的好想你真的我知道我不能再发信息给你了我不能再打扰你安定幸福的生活了可我现在真的好想好想你虽然现在心真的好痛好痛前所未有的痛特别是看你们玩得这样开心我快掉进冰窟里了每一张照片都深深地刺痛我的心还有他的微博我快崩溃了真心祝福!”这条微博,还附上了两张他满含眼泪的头像。

  爱的天空过于私密,连好朋友们也都说不清他们之间究竟经过了怎样艰辛的兜兜转转。

  5月14日时,情况出现了变化。一枚1.02克拉的大钻戒,给了苏苏足够的勇气,他忍不住宣告自己的激动,“今天终于把20130520的重要道具准备好了,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孟聂嘉跟帖,与他有这样一番对话——“道具?”“必须的重要道具。”“又不是演电影。”“这可不是电影里的道具,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东西!”

  这是苏苏微博上时间最近的一条内容,至今仍然置顶,跟帖评论内容却几乎完全变成了蜡烛和指责。

  5月20日,苏苏向女友求婚,那是在一个KTV。据一个视频记录,当时孟聂嘉一袭白裙,苏苏单膝跪地,开始告白,“我心中的女神孟聂嘉”、“以后孩子我来带,家务我来做,钱我来赚,你保证貌美如花就可以了。”围观者中有人开始鼓掌,尖叫,“好男人呀!”

  当时在场见证的朋友宁宁说,视频没能录到孟聂嘉最后的一句话。最后,孟说只接受爱,但没说嫁。

  “确实如此,这并不代表是答应嫁给他。”孟聂嘉告诉本报记者,实际上,这枚钻戒是几天前就一起买好的,当时她不愿买,苏苏强调这不一定是婚戒,就当男友送女友那种,戴在中指上便可。这天,苏苏“预告”过要求婚,她的几个朋友都试图劝阻。但苏苏的朋友们在一起起哄,戒指是被苏苏当场从自己的中指上脱下来,装进戒指盒,然后再求婚的,有人在旁边拍视频记录,这纯粹就是一场“导演的好戏”。

  “那是非正式求婚,经过我同意了吗?”王律师说,这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赠予,一个礼物而已,本来确实不应该收,但当时那种情况下,由于大家都在起哄,孟聂嘉只有收下。苏苏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她一直反对女儿和他交往,在今年初母女俩由苏苏安排到泰国苏梅岛旅游之后,她更加强烈地反对,“这次我之所以去,就是为了考察他。”

  “我要澄清,苏苏当时送给孟聂嘉钻戒,不是求婚,因为当天是520(谐音“我爱你”),他要表示爱我女儿,所以送一枚钻戒给她……”在这位律师母亲接受昆明电视台采访时,孟聂嘉的父亲插话:“别说是送一枚戒指,就是送一辆坦克,送一架飞机,都不在其他人干预之内。”

  苏苏2月18日的微博配发甜蜜照,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爱,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准备今年结婚了。”

  根据王莉介绍,他们本是微信上的“微友”。孟聂嘉的朋友们都知道她非常喜欢狗狗,家里养了不少,并经常在微博上发自己和狗狗在一起的照片。2012年大年初二,苏苏自称捡到一条小狗,要来送给从未见过的女儿孟聂嘉,随后,他们“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本报记者通过检索,看到孟聂嘉5月份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还公开表示自己没有男朋友——这是否意味着,她在撒谎?孟聂嘉解释,那时,仍在考虑之中,刚好是在这次采访之后,才接受了苏苏的追求。

  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关于车祸前后的情况,天涯社区那个热帖说:苏苏车祸离世后,孟聂嘉最初不是到医院或参加处理后事,而是回到苏苏的家里抱走了一条她最宠爱的小狗“初二”——也就是去年初二苏苏送给他的那只狗狗。

  帖子提到了关于保险和遗嘱的两件事情,“苏苏家曾在10多年前遭遇不测,他自己死里逃生躲过一劫,事后缺乏安全感,就为自己购买了多种保险和立下了遗嘱。”

  此贴说,孟聂嘉6月25日晚前往苏苏住所,寻找无果,第二天又去,碰见苏苏的叔叔、姑姑等人,双方发生了争执。最终,孟聂嘉和父母一起,将一架钢琴搬走。

  孟聂嘉说,以前确实听苏苏提及买过好几百万元的巨额保险。但是,她咨询过保险公司的朋友,受益人是法定的,若是指定受益人,必须符合一系列的条件,并经被指定人确认,才可能具有法律效力。而她,从未被要求确认过受益人身份。关于所谓遗嘱,也仅仅只是听说过,不过苏苏最重要的一个意思是在他万一“出事儿”后,不让其亲生母亲得益,跟她没什么关系。

  “而且,这两个东西,从来就没任何人见过,根本就不清楚有没有。”孟聂嘉强调。

  对于搬走苏苏家中钢琴的说法,孟聂嘉则表示有其事,“不过,这钢琴本来就是我出钱买的。”她的这个说法,与自己好友小雪所言截然相反。小雪说,孟想学钢琴,苏苏便立即给她买了一架。

  “我有充分的证据,是我女儿出的钱。如果苏苏出的钱,那么举证啊,法律上讲求证据,对不对?”在接受昆明电视台采访的节目中,王莉律师表示。在本报记者面前,她出示了女儿用自己信用卡刷卡购买这架钢琴的单据。

  她说,作为证据之一,这个单据已经在8月9日开庭时提交给了法庭。案子的原告就是女儿孟聂嘉,被告是帖子的发布者“苍老的青春”,即苏苏的朋友刘灵犀,“他制造谣言,侮辱诽谤”。

  8月30日,孟发微博称,一直在指责自己的人之一小景,并非只是苏苏前女友那么简单,而是第三者,直接导致了苏苏原来家庭的破裂。她还说自己离世的男友,说大家可以百度搜索一下苏苏的真名“苏烜华”,以前就有人说他是骗子,“但因为他对我很好,所以我不信!等他不在了,我才知道我一直生活在谎言和欺骗当中!这就是我一直不面对镜头的原因,因为扯他以前的事情是对逝者的不敬!”

  记者9月1日中午拨打了小景手机,她表示在外地带团,说苏苏是骗子的这个帖子,据她所知,应该只是一个朋友搞的恶作剧。她答应返回昆明后,可以接受记者深入的采访。

4676开奖快报| 创富图库| 神算王中王| 白姐| 白小姐棋袍| 六合开奖结果| 水果奶奶心水坛| 三肖中特| 白小姐绝密| 003003扬红公式| 中马堂跑狗图| 开奖结果| 宝贝论坛| 香港彩霸王| 财神网|